雷打不动的西太后父女二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3日

       王才芬是河北望都副县长, 王文斌的女儿, 王文斌是望都中汉庄乡六坨村支部书记。 2012年, 六坨1000多名村民再次联合呼吁安县。贾国反抗王家腐败。王家当权, 镇压之快, 不少村民都不敢再次联手反腐。因此, 支持联合反腐运动的人数锐减。例如, 2004年114师, 在总人口3500人的六坨村, 有3150人签字拘留。
       公众举行安宪、贾国超、安占景代表六沱人民反对王家腐败。获得3150人的抓捕名单后, 先后派出4辆、8辆12辆警车在六坨的地面上长时间来回奔跑, 用扩音器喊着要抓捕反腐倡廉代表。贾国然安占景到省政府上访, 被王的同伙追到石家庄, 关押在旺都, 分别关押了28天和15天。 2011.2.4 大年初二, 王家父女带领4辆官僚三合会, 向距望都县城13公里的六坨村突袭。安闲一人:杀你的人(指安闲)被拉倒, 伤你的人被扔进大沟里, 用车杀你的人连人都找不到(指安闲)给凶手)。 …… 安闲绝望地逃跑, 一进屋就晕倒了。事实上, 打一个七十岁的老人, 用一个凶手就够了。王家和他们的女儿故意摆出杀人的架势, 像疯子一样煽动大规模的轰动性镇压。当然, 他们是在炫耀他们坚强的父女。联手的作风和官家的威势, 杀鸡给猴看, 想吓唬六坨的人。 2011.10.10 王家指使劫匪绑架了来望都县政府上访的安闲之女安盘楼三人的家人。王家贪官将安盘楼从县衙三楼扔到街上, 安盘楼全身受伤。贪官打安盘楼重病男子的屁股, 野蛮如拉尸。坠楼身亡后, 其妻母被望都中医院抢救救治。 20多天后,

他又能走路了。 2011年11月2日,

他到望都县政府讨回公道。 1012.3.1 王家指使中汉庄乡张书记向望都县信访局骗取安闲。他一走出信访局门口, 就被三名警察(其中一名是王教官)强行将他推上了警车。他抓起安闲的手机, 将他押送到县公安局办公楼一楼的监狱。安闲冷冷的打了个冷颤。安闲说自己胃和胃都不舒服, 吃冷食后肚子痛。他要求自己花更多的钱买热饭。大方脸的警察道:“你要是被抓了, 你就吃亏。如果你想吃热食, 做梦吧。逼着安闲吃下冰凉的包子。这家伙还威胁说:“你坐牢的时候, 会被叫你吃很多凉快的东西, 让我们给年轻的犯人看看, 你每天都起不来, 你不会的。”三个多月都起不来了。”想活下去。安贤说世界上最残暴的纳粹服务部门负责人戈林也允许迪米特洛夫在出庭时进行辩护。你(指警察)为什么不让被害人讲道理, 警察恶狠狠地回答:要讲道理, 没办法。不要讲道理, 我们只是听头脑, 头脑说什么, 我们做什么。如果你不相信我(指安闲), 我要你死在监狱里, 你可以自己决定。妈的, 这玩意不是故意杀人吗。 2000年秋, 王家私下决定以每年每亩260元的价格, 将1700亩耕地承包给实际上是联营的所谓台商。袁的年收入, 差25.2万元, 进了王家的腰包。台商推出1700亩地后, 王家也私下决定, 长年发包给候选人, 以低定价、高回扣、隐性收入。
       一路飙升, 多年发家致富。 2001年, 王家私下承包了六坨村学校的平房。在没有质监部门预算的情况下, 围墙指数定为600709.4元, 比市场价高出3倍多。六拖的四层教学楼, 王家多拿回扣, 支持包工头偷工减料。
       这是一座危险的建筑。为了防止教学楼在交房前倒塌, 在施工期间, 当它看起来受不了的时候, 就打了补丁或者加了个伏笔。的。 2007年(含2007年), 六坨村砖厂年合同价为36万元。 2008年和2009年, 王氏家族被联营公司收回经营。他们使用不确定的经济指标, 并且不承担任何工作犯罪的责任。除了网丢了72万承包费, 也丢了一个大黑洞, 欠了一大笔外债。
       近两年, 由于砖价不断上涨, 望都县所有砖厂都大赚了一笔, 唯独六坨村掀起波澜。 2009年, 王家私下将六坨村委会大院的建筑承包给了姑姑王宇。望都县城建局造价130万元。远远谈不上物有所值。 2010年, 王家私下将600亩耕地承包给王宇, 并让六坨人看合同价格和合同期限。 2010年, 王宇作为独立法人在六坨经营沼气厂。沼气厂建成后锅被砸成垃圾, 王家私下做主, 六坨村委会花700万元从王宇手中买回了连100万元都不值的垃圾沼气厂.让六拖人净亏损超过600万元。王家勾结王宇, 非法、非法假装修复六坨砖厂280亩土地, 骗取国家巨额修复补贴。走出城市商品房用地。王家不仅支持重耕, 还动用了大量车辆在280亩土地上挖坑卖土。王家父女的官僚垄断达到了顶峰。连村长刘国宝的家门都没碰, 他们就私自以每亩250元的价格将合同延长给养牛场的老板。此时, 大面积土地的市场合同价为每亩700至800元。养牛场的老板对李大水等调查此事的人说:养牛场的合同就是价格。不多, 但我实际上付出了很多钱。 200亩牛场被毁, 王家巧妙地从六坨人手里抢了50万元。牛场于2004年与六坨村签订合同, 支持六坨村民70户农户进场养牛, 保证每头牛年利润不少于3000元。留着六沱国的主人在养牛场养牛, 其余的养牛户都在几年前被强行赶走。六坨村的账目已经十多年没有公开了。不是会计们忙或懒, 而是腐败的经济看不到曙光。 2004年, 移动公司在六坨村建了一座铁塔。按照惯例, 每年都要缴纳土地使用费。会计账户一年只收取1万元。其他年份的土地占用费在哪里?王家以六坨村委会名义开办鞋厂, 勾结舅舅, 舅舅和牺牲者独裁。
       不允许第三人参与, 他们也没有出示任何账户凭证。他们声称他们向六坨村委员会支付了16万元并扣除了债务。 . 2000年冬, 望都县电力局帮助六坨村整顿房贷。在同样的施工标准下, 原电工监理王俊峰出价5万元承包, 王家飞出资10万元让小舅子刘更臣做合同。王家冒充六坨村委承包的面粉厂, 谎称代农民囤粮, 骗取了30万斤小麦, 随后倒闭。垮台后, 王家带头, 将日产20万公斤面粉的机械设备全部扫走, 偷走。 2002年春天, 希望六坨村本应栽种的树苗是2.5万棵,

王家却出钱买了6万棵树, 挪用了3.5万棵树的空缺名额。全党全民希望和谐, 但王家官僚却千方百计制造仇恨和打架:刘坨村民刘锡忠和王继杰是王家非常要好的朋友。说:杀了王继杰, 我就在我的口袋里。王家多次告诉王继杰:杀了刘锡忠是我的错。刘锡忠和王继杰都误以为王家一个人养自己家, 王家的争斗越来越激烈。后来, 王家的阴谋被揭穿了。愤怒的刘锡忠一棍子砸在汪文斌脖子下方的环状骨头上。六坨村人曾开着80辆汽车到石家庄和河北省委告王家贪污。当时, 汪文斌被免职。后来, 他在公众的愤怒中恢复了原状。汪文斌下台后, 领导腐败的爪牙在六坨村委会的道路施工现场进行破坏, 破坏了道路建设。结果,

六坨村向承包人支付了20万元的进沙石和返沙运费。电话:15194788414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4 内蒙古食品有限公司 neimenggushipi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charlestoftoy.com) 闽ICP备2012171157